重庆时时彩平台 发布的文章

原标题:两艘台湾渔船海上相撞 致1人失踪1人受伤

29日,“新凌波16号”与“立发1号”2艘台湾渔船在花瓶屿海域相撞,翻船的“立发1号”在海面漂浮。(图片来源:台媒)

海外网8月29日电 29日凌晨4时许,台湾“新凌波16号”渔船及“立发1号”渔船,都在花瓶屿西北约7海里(约合12.964公里)处捕鱼作业,疑似没有注意到对方船只,2船不慎在海上相撞,造成“立发1号”渔船当场翻船,船上5名船员落海后,被救上“新凌波16号”渔船,不过,船长林志男(54岁)落水后就不见踪影,目前仍然找不到人。

据台媒报道,“基隆海巡队”接获“新凌波16号”渔船通报后,已经派出2艘警艇到场搜救,同时协请空勤队支援搜救。“基隆海巡队”表示,2艘渔船相撞后,附近1艘“立发168号”渔船赶到现场,将“新凌波16号”渔船上获救的5名外籍船员载回八斗子渔港,约在7时许入港后,发现其中1名大陆船员凌兴春(44岁)的头部有些微擦伤,于是派救护车将他送到长庚医院治疗。

据了解,23日,“立发1号”渔船从八斗子渔港出海,渔船上共有6人,包含1名台湾船长、4名大陆船员、1名印尼籍船员;“新凌波16号”渔船则是今天凌晨从长潭里渔港出海。事发当时“立发1号”船长与印尼船员在驾驶舱,其他人都在休息,渔船对撞后,“立发1号”翻船,除了船长外,所有船员都自行游出渔船。目前台湾海军已出动水下作业大队,希望能下潜到驾驶舱位置搜索。(综编/海外网 张申)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蒋介石灵柩修复情况首曝光 重新开放无明确时间表

10日上午,蒋孝严、蒋万安等到慈湖查看陵寝现状。(图片来源:台媒)

海外网3月10日电2月28日,“台独”分子在桃园慈湖对,这是1975年以来蒋介石灵柩首度遭到破坏。今日(10日)上午,蒋介石孙子、国民党前副主席蒋孝严及蒋介石曾孙、国民党“立委”蒋万安等蒋家后代前往慈湖追思先人,并了解陵寝修复情况。对于“慈湖陵寝何时恢复开放”一事,台军方今日(10日)并未给出明确的时间表。

据台湾亲绿媒体报道,今日(10日)上午,蒋万安幕僚透露,蒋万安因泼漆事件,携父亲蒋孝严和母亲黄美伦查看蒋介石陵寝的现状,“与两蒋移灵无关”。蒋万安办公室则表示,感谢台湾防务部门“后备指挥部”桃园管理组,已将陵寝恢复原貌,加强了安全卫哨,并规划后续游客参访的路线。蒋万安强调,台湾是充满包容和相互理解的社会,只有社会和谐,台湾才能真正大步往前迈进。

“台独”分子将红漆泼洒在蒋介石灵柩上。(图片来源:台媒)

报道还称,2月28日的泼漆事件发生后,慈湖陵寝被关闭。对于“慈湖陵寝何时恢复开放”一事,台军方今日(10日)并未给出明确的时间表。

据早前报道,蒋万安3月1日曾称,作为一名后辈,他希望两蒋能入土为安,但是必须尊重长辈们的想法,并由家属共同决定。 蒋万安还表示,目前,移灵五指山或就地安葬比较可能被讨论。

据了解,2004年,蒋经国的遗孀蒋方良曾提出申请,盼将两蒋移灵“五指山国军公墓”内,当时的台当局也有相关兴建规划,但当年底蒋方良去世后,此移灵方案也暂缓执行。目前,已规划兴建的蒋陵墓园已荒废长达13年,在这期间蒋家后代未有表态。

责任编辑:张岩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28年前一个中文都不会的老外,让全世界看到没有PS过的中国多美

献给中国人的情书。

你知道90年代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模样呢?

你见过爸妈最年轻最时髦的样子吗?

你是否了解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家庭印象呢?

今天,就让我们跟着一个外国人的镜头,

重返90年代!

重新认识中国!

1990年,一位来自荷兰的摄影师

罗伯特·凡德·休斯特(Robert Van Der Hilst),

受到法国版《Vogue》杂志邀约,

来做一个上海专题摄影。

那年5月,

他带着一部尼康F 35毫米相机,

几个不多的镜头,

柯达克罗姆彩卷正片,

抵达上海虹桥机场。

在此之前,他从未踏足过亚洲。

现在,他到了这座西方人眼中神话般的城市。

到达上海24小时之内,

他就爱上了她,

他知道自己会不断回到这里。

事实也的确如此。

1990年至1993年间,

他往返上海七次,

为不同的杂志完成不同的拍摄任务。

他镜头下的上海,

市井沉浮,饮食男女,

在90年代的日常世相中,

绽露奇异的美。

旧时幽深的弄堂

是老上海人最熟悉的聚落

大家都住这样的房子

90年代的上海乍浦路,

鼎盛时期有100多家饭店。

大小酒席,

夜夜良宵。

那时候黄浦江对面的陆家嘴,

没有东方明珠,

没有环球金融中心,

没有金茂大厦,

也没有香格里拉。

江边晨练的老人,

在摄影师眼里很是稀奇

人们聚集在人民广场上,

晒晒太阳,跳跳舞。

跳完舞,去个热闹的茶馆子

聊聊天,喝喝茶。

到了傍晚,

老派上海人穿着睡衣,

就在路边乘凉。

那时候汽车还很少,

公交车上也乘客寥寥。

路上最拉风的是凤凰牌自行车。

罗伯特漫游在上海的街道,

观察着路边的风景。

路边的饭馆,

烟火气十足。

那时候,

上海是全中国最洋气的地方。

路上的时髦女郎与潮流青年,

吸引着摄影师的镜头。

摄影师不停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

不停拍着照片,

记录下那些早已被淡忘的记忆。

90年代的上海之行,

让罗伯特对中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也让中国的“家”文化,

深深根植在了摄影师的心里。

“来到中国后,

我才发现家庭对一个人影响非常之大。

我的家庭不美满,

所以中国让我真正有家的感觉。”

于是,2000年之后,他又来了,

在中国这个广袤的国家旅行拍摄,

开启一个《中国人家》的拍摄项目。

从2004年开始,

年过6旬的罗伯特花费了6年的时间

走访了中国20多个省份,

拍摄了1000多个家庭。

“家,是中国人心中唯一的城堡。

我想借此拍摄,

谈谈对家的理解。”

刚开始拍摄时,

罗伯特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他不会中文,

不能和拍摄者进行沟通,

更不用说进到别人家里拍摄了。

但是,很快罗伯特就发现,

当他身处中国家庭里时,

语言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我们用眼神、用情感、用感受来交流。”

“他们比我想得开放多了”。

“他们请我坐下,让我跟他们一起饮茶,

他们的真情和热情让我深受感动。”

罗伯特拍摄的多是中国底层家庭。

他会仔细观察人的表情、屋内的痕迹、装饰。

他说这些都是这户人家

对生活的衡量,

对美的理解

和他们生存状态的反映。

拍摄时,他既不打光,也不用后期软件,

但他的画面却都精美无比。

人物脸上的神态,

坚定自若。

屋子里的静物,

仿佛一幅幅古典油画。

这些中国人家深深打动了罗伯特,

他说:

“中国人真正的样子,

是努力且热情好客的。”

2010年,罗伯特终于完成了《中国人家》的拍摄。

他在影集的扉页上写着一行红色的小字:

献给中国人民。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漫画配图:老妈,拿点钱给我嘛,我实在撑不住了!

原标题: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儿子

64岁的陈芳,举手投足间透着同龄人没有的干练,却掩饰不住眼中的一丝疲惫和酸楚。

人生最好的21年,儿子却在“吸毒、戒毒、复吸、再戒毒”的恶性循环中度过,陈芳也咬着牙陪着儿子一路扛过来。

现在,面对再次复吸的儿子,深感无力的陈芳不得不向外界寻求帮助,“谁能帮我救救他?!”

晴天霹雳

吸毒时,爱唱歌的儿子才16岁

我们的见面地点,约在一个咖啡馆里,陈芳喜欢那里的安静。

中午离开家之前,陈芳和前夫刚刚给儿子做了尿检。结果让她很失望,面对一周前赌咒发誓不再碰毒品的儿子,陈芳狠心下了驱逐令,“戒不掉,你就搬出去,不要住家里了。”

陈芳的嘴角抽动了几下,低下头看着面前的咖啡杯,沉默起来。

她曾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幸福家庭。

在上世纪90年代初,陈芳是最早一批下海经商者,生意做得很不错。“每天早出晚归,除了生意还是生意。”那个时候,儿子乖巧可人,在外地跟着别人学唱歌,“唱得可好了。”

正当生意风生水起的时候,陈芳发现儿子变了。“孩子明显瘦了,生活习惯也完全改变了,晚上不睡觉,白天起不来。”但陈芳怎么都没想到孩子会吸毒。

直到发现儿子屁股上的一些脓包,陈芳才起了疑。此时,要账的人也找上门来。一再追问下,儿子承认,自己吸毒已经有一年多了。

吸毒时,这个酷爱唱歌的儿子才16岁。

“晴天霹雳,气得不行。”陈芳扶着额头,顿了顿。

愤怒又自责的陈芳把儿子送进了戒毒所。此后,儿子被强制戒毒多次,每次一回到原来的生活圈子,又开始复吸,之后又戒毒……周而复始,始终没有彻底摆脱毒品。

跟踪取证

时常担心出去了会回不来

为了让儿子戒毒,陈芳想了无数的办法。

她曾经把儿子关在家里,毒瘾发作时,和亲戚一起把他捆住,用毛巾塞嘴,怕惊动了左邻右舍。

她曾数次乔装打扮,跟踪儿子进行“侦查”取证。2011年冬天,陈芳悄悄跟踪了儿子2个月,终于摸清了他买毒、吸毒的窝点,写了举报材料寄给公安局。

不久,警方严打,儿子也在吸毒现场被抓,被送进了戒毒所,又开始了2年的强制戒毒。

“有一次,我跟踪他到了南岸一个医院附近的小巷子里,发现他正在跟两个人交易毒品。我还没来得及有什么举动就被其中一个人发现了,那人吼了一声,儿子慌慌张张地跑了,那两个人推搡着我,见我狠狠摔在地上也跑了。”

陈芳说她吓傻了,可事后却有些庆幸,还好巷子外面人比较多,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

险情在陈芳“侦查”时常常发生,即使她每次出门都会小心地变换着装,裹着大衣,包着围巾,或者打着伞。

“我不是不怕,也担心出去了会不会回不来,可我还能怎么办?怎么办?”陈芳说,除了让儿子关在戒毒所里,她已经想不到其它更好的法子。

几近崩溃

面对复吸的儿子,她气得要跳楼

陈芳也实行过经济控制,不给他钱,儿子就拿着家里的东西去当铺抵押,“可我更怕他破罐子破摔,去偷去抢!那就是祸害别人了!”

事实上,儿子确实有一次因为要不着钱,跟着其他人一起去偷东西,虽然后来由于证据不足被释放,但陈芳心里还是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陈芳更害怕儿子干出其他过激的行为来。

曾经有一段时间,陈芳带着儿子一起到外地开餐馆,希望远离儿子身边的毒友。结果,儿子不时偷跑回重庆,半年过后,陈芳不得不匆忙结束生意回到重庆。

“眼神游离不定,脸色黄中泛青、又干又涩,没有一点光泽。”多年的“斗争”让陈芳成为了半个专家,“有时候他表面答应戒毒,其实没有戒。观其言,察其行,他的每一个细微的举止都瞒不过我的眼睛。一看他的表现,我就能准确判断出他是否吸过毒。”

自从儿子开始吸毒,家成了硝烟迷漫的战场,一触即发。

20多天前,陈芳刚到家,儿子就嬉皮笑脸地伸手要钱,看着明显是刚注射完毒品有些兴奋的儿子,想到几天前他口口声声的保证,陈芳觉得自己的情绪已经完全失控了。

“我当时连喉咙都充血了,想着真没有指望了,就冲到了阳台,想要直接从楼上跳下去,死了就清净了。”陈芳说,自己那一刻的精神几乎完全崩溃。

儿子也被陈芳爆发出的怒火与绝望吓住,他赶紧跳到阳台,半抱半拖把陈芳带回了室内,也顾不上要钱,跑出了家,在外面呆了10多天才回家。

可是,儿子回来了,问题依旧。

花甲创业

趁着自己还能干,给儿子留条后路

虽然心里对儿子憋着一股火,但陈芳不得不为儿子的未来考虑。

“我60多岁了,停了生意好几年,自己靠着存款和退休金也能过,可他怎么办呢?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文凭,我得趁着自己还能干,给他留条路吧!”抱着这样的念头,几年来,陈芳不顾亲友的反对,拿着多年的积蓄开始了她的又一次创业。

花甲之年再创业并不顺利,销售渠道打不开,产品卖不出去,想要加大推广力度,资金又成问题。她焦头烂额地处理生意上的问题时,与她相濡以沫近10年的老伴又在去年因病去世。

陈芳跟老伴的感情很好。“为了儿子,90年代离婚后我就一直单着。直到遇上我老伴,对我太好了,对孩子也好,我们才走到了一起。他最后的日子里,最放不下的也是我。”陈芳的眼眶泛红。

“去世前,他说话都困难了,却特意向戒毒所申请让孩子回来一趟,在病床上反复嘱咐孩子要心疼妈妈,好好戒毒,好好生活。”

儿子看着在最后时刻还牵挂着他的叔叔和突然间苍老许多的妈妈,似乎深受触动,哭着向叔叔和妈妈保证,“以后再也不沾毒了,一定会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出来陪伴妈妈,做个争气的人。”

回到戒毒所,在每周两次的电话里,儿子也反复保证这次一定会彻底戒掉,陪妈妈好好生活,还安慰鼓励妈妈早点走出叔叔离世的阴影。

母亲悲鸣

他走在悬崖边,不忍心看他跳下去

在老伴去世后那段最难熬的日子里,是振作起来的儿子支撑她走了过来。陈芳说,今年初儿子从戒毒所出来了,看着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她终于长舒一口气,觉得安稳日子总算有着落了。

陈芳的舒心日子仅仅维持了一个星期。

那晚,她从厂里回家时,儿子正懒懒地躺在沙发上,飘忽的眼神、暗淡的肤色、无力的状态……儿子又复吸了!

陈芳觉得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冻住了,猛上心头的愤怒、心冷与绝望让她几乎站不住,却强撑着大声质问儿子。

儿子不肯承认,强辩一番后跑了出去,直到花光了身上的钱,甚至当掉新买的手机才回家。又开始了伸手要钱,昼伏夜出的“瘾君子”生活。

“好多回,半夜见他吸毒回来,我的心像刀割一样,想着干脆一刀捅死他!”陈芳有些哽咽,“我也想拉着他去跳嘉陵江,跟他说,妈妈没教好你,妈妈陪你一起死,也比窝窝囊囊地活着好!”

软的硬的,什么招都用尽了,儿子依旧深陷毒潭。

“儿子之前有一个相恋了10多年的女朋友,在他几次被强制戒毒的时候都不离不弃地鼓励他,可是几年前也终于对他失望了。”陈芳说,女友的离开让儿子很痛苦,可他依然不愿意清醒,甚至说自己已经“爱无力了”,而毒品甚至成了口中的慰藉。

陈芳有时候觉得活得太累了,也想随他去吧,让他自生自灭,自己也能过几年安生日子。“可如果我放弃,一是害了他,二是危害了社会。我唯一的孩子,在清醒的时候也孝顺体贴,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在悬崖边上,能忍心看他跳下去吗?”

21年的“逼”儿戒毒路,陈芳走得太苦太累,甚至失去了方向,可是她仍然不敢停,也不能停。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儿子!”这是一个母亲最无奈的悲鸣。(应当事人要求,陈芳为化名)

首席记者 林祺 实习生 夏小淇

人命关天,情况紧急,中日双方都积极搜救,确实展现出了人道主义的精神,值得充分肯定。

因各人底线不同,或者说,对世界的认知与自我的期许不同,故而对妥协或苟且的定性则有异。

有几千年历史的天皇,如何适应现代社会?而对“万世一系”的天皇制习以为常的日本社会又是否要顺应时代,接受天皇制的改革呢?

原标题:警惕悬浮的“伪现实”电视剧(文化世象)

当前,电视剧创作正以强有力的姿态向现实回归。《人民的名义》《鸡毛飞上天》《情满四合院》《生逢灿烂的日子》《急诊科医生》等一系列优质的现实题材作品,成为2017年中国电视剧最为瞩目的收获。在五部委联合下发《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中国视协发布重点现实题材电视剧剧本征集等的推动下,2018年被看作是“现实主义回归年”,观众对现实题材创作充满期待。

热潮之下,一些“伪现实”题材电视剧却在滥竽充数。

有的剧集悬浮于生活。披着“现实题材”的外衣,本质依然是换汤不换药的偶像剧。虽然选取当下为时代背景,剧情却是被柔光镜过滤后的生活,满是华服、跑车、奢侈品、高档酒店的消费符号和“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网文套路,不接地气,细节失真,迎合的是感官愉悦,而非艺术审美。比如前不久播出的《谈判官》,聚焦高端谈判专家这一不为公众熟悉的精英群体。可惜的是,本该成为剧情核心的谈判技巧、职业伦理成了恋爱情节的点缀,主人公三言两语搞定谈判,缺乏说服力,现代职业包裹的还是套路化的剧情。

有的剧集悬浮于时代。现实题材不等于现实主义,现实主义的本质是一种创作理念和创作手法。它不是简单按照一比一的比例或者一加一等于二的逻辑来描绘现实,而是要从真实的人、事、物和客观的历史逻辑出发,通过对当下和过往两种时空的准确把握,呈现其发展轨迹和规律,触发人们对现实生活的观照。所以,现实主义作品一定是勇于直面现实、介入现实,富于时代性,有助于建构和引领社会价值观的。反观当下部分现实题材作品,题材重复、视野狭窄,止步于对生活汤汤水水的浅层复刻,有的家庭伦理剧只有家庭生活没有社会生活,有的都市言情剧依然在贩卖陈腐的价值观,远远落后于新时代的社会变迁、丰富多元的现实生活,无法满足成熟观众的审美诉求,日益增长的对于美好生活的期待。

有的剧集悬浮于人性。优秀电视剧在反映生活的同时揭示人性,在情节的铺展中让观众实现生活的预演,以符合生活逻辑和事理逻辑的人物形象树立主流价值观,引发共鸣给人以启迪。经典作品总是与典型人物相伴而生。回顾那些让我们久久感动、引发广泛社会影响的电视剧,我们难以忘怀的一定是源于生活、典型独特的“这一个”人物形象,比如《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的石光荣、《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历史的天空》里的姜大牙、《潜伏》里的余则成、《亮剑》里的李云龙……然而,当下一些现实题材电视剧追求狗血的戏剧冲突,开着情节的列车狂奔,却将人物留在了始发地。表现婆媳关系就陷于一地鸡毛,表现职场关系就陷于腹黑阴谋,表现两性关系就陷于三角恋……单薄的创作路径下是脸谱化的人物,以无病呻吟、小情小爱、嬉笑喧闹取代对人物的深入刻画和人性的探寻追问,既不符合生活的真实也不符合艺术的真实。

追问这些“伪现实”题材电视剧的生产过程,我们会发现,造成其悬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随着近年影视行业的持续高温,越来越多的人才和资本加入,为行业持续发展输入新鲜血液,成为产业不断升级的基础。与此同时,一些行业之外的资本人力大量涌入,影视行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建设与之匹配的制度、法规甚至是行业共识和道德约束成为当务之急。不断做大的影视蛋糕,生产新的神话,也生产诱惑和泡沫。在这当中,有人抱以投机心态,把现实题材和现实主义作为迎合主管部门的标签;有的是追逐市场热点,将影视剧创作等同于快消品生产,把大IP加流量明星作为判断市场收益的依据,而不顾电视剧作为文艺作品本身的规律和价值;还有的是创作者与创作对象、创作手法错位,缺少对生活本质的提炼,对社会发展的认知,对时代精神的把握,甚至是自身缺少文化修养和价值观建设。

实际上,影视剧的创作、生产、接受、批评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伪现实”题材电视剧混淆视听,不仅背离现实题材和现实主义的常识,伤害了那些专注现实主义创作的理想和热情,以工匠精神打磨作品的从业者,更为严重的是会伤害观众信任与市场秩序。

改革开放40年来,现实题材一直是电视剧创作的重镇。几代影视人在现实主义指引下创作一批批经典作品,那些由生活提纯的韵味、诗意和思想成为一代代观众的文化食粮。新时代赋予现实主义强大的生命力,赋予现实题材辽阔的生长空间。真情书写新时代的中国故事,形塑我们时代的主流价值观,是影视行业理应承担的使命与担当。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